微信小说

字:
关灯 护眼
微信小说 > 从前到现在,你把我当谁 > 第402章:番外49

第402章:番外49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<!--go-->    陆迟这人,要是肚子里不憋着坏水,那就不可能是他了。任念念对此是有所预料的,将外套丢在一旁,自己拎起了酒瓶倒起了酒来,说道:“陆少吩咐,岂敢不从?”
  
      她很爽快的喝了三杯酒。只是这酒很烈,喝下去后胃里就火辣辣的烧了起来。
  
      陆迟的眼中带着些玩味,说道:“任小姐好酒量。”稍稍的顿了顿,他举起了杯子来,说道:“我敬任小姐一杯。”
  
      他说着仰头一饮而尽,十分的爽快。
  
      任谁都看出他是故意的,这酒是烈酒,这四杯接着喝下去,她想必不会好受。
  
      当初她退了婚,大大的打了陆迟的脸。他今天叫了这群人过来,显然就是要找回场子的。
  
      任念念心知肚明,没有说话,端起了酒杯来,也将酒一饮而尽。
  
      这杯酒喝下后胃里更是火辣辣的烧了起来,她的脸上迅速的浮起了红晕来。以免自己到时候会出丑,她拿出了手机来,给司机发了信息,让到时候在酒吧外等她。
  
      陆迟自然不会人一来就灌醉,那多没绅士风度,他暂时放过了任念念,和几人天南地北的侃了起来。
  
      这群人除了陆迟之外都是带了女伴的,这些女伴并不是女朋友,而是酒吧里的陪酒小姐。除开她们之外,唯一的女生就只有任念念一人了。
  
      酒过三巡难免的会说起荤段子来,也有公子哥儿故意的为难任念念。要是在以往,任念念必定会让人好看。今天则是不卑不亢的挡了回去。身上少了以往的锐利。
  
      她这样儿让陆迟多了几分玩味,慢腾腾的端起了酒杯继续喝起了酒来。
  
      他自然不会就那么就放过任念念,到了后边儿便劝起了酒来。任念念知道躲不过,倒是喝得十分的爽快。
  
      不过酒太烈,她第一轮都没熬过就冲去了洗手间大吐特吐。吐完后重新回去,又继续接着喝。直喝得趴在桌子上不动,陆迟这才放下了手中的酒杯,拿起了外套站了起来,慢腾腾的说道:“有事,先走一步。”
  
      他说着倒是不忘记让人将任念念给架起来。
  
      底下的人立即就起哄了起来,大叫着他艳福不浅。陆迟并不理那群起哄的人,率先往后门走去。
  
      早有车子候在后门的,见着他出去立即就下车来打开了车门。陆迟等着他的人将任念念丢到了后座上,自己这才上了车。
  
      任念念的酒喝得多,这会儿昏昏沉沉的睡着。连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几次她都未有任何反应。
  
      车子一路驶着,过了那么久后在一小院子里停了下来。她被人从车上给拖了下来。陆迟在后边儿慢腾腾的下了车。
  
      任念念睁开眼睛时陆迟正端着茶杯喝着茶,他是站再她面前的,一张脸浸在阴影中,看起来有些吓人。
  
      大抵是在酒醉中的缘故,任念念并未被吓到,见他端着茶杯便嚷嚷着说道:“水,给我水。”
  
      陆迟今天倒是挺好说话,回身倒了一杯水递给她。任念念渴得厉害,端起来就一口喝下。她喝了酒之后后知后觉的,直到那液体顺着喉咙滑下,才发现陆迟给她的不是水,而是酒。
  
      要吐已经来不及,任念念将喝下去的酒咽下,抬起一双迷蒙的眼睛皱着眉头看向了陆迟,问道:“怎么又是酒?”
  
      陆迟的唇角勾了勾,端着茶杯居高临下的看着她,说道:“任小姐不是要喝酒吗?”他说到这儿微微的停顿了一下,故意做出了一副惊讶的样子来,说道:“是,任小姐说的是要喝水,你看我这记性,怎么能记错呢?”
  
      他这副样子显然是装出来的。
  
      任念念是没精打采的,想起身去找水喝,但身体十分难受,她迷迷蒙蒙的又倒回了沙发上。
  
      酒精的作用下上下眼皮沉得厉害,在她快要闭上嘴时陆迟的声音又响了起来,他开口问道:“你这次那么能伸能屈,真的只是想讨好我?”
  
      现在的任念念和之前的任念念简直就像是两个人似的,让他不得不怀疑。
  
      任念念不知道是听没听到,又闭上了眼睛。但这次陆迟却并不让她睡,走到了沙发边儿上,伸手勒住了她衣服的领口。
  
      喉咙陡然间被勒紧,任念念猛烈的咳嗽了起来。
  
      陆迟的眼中阴森森的一片,说道:“你那么费尽心机的投我所好,到底想要干什么?”
  
      他选择在这个时候问,显然是希望任念念酒后吐真言。她已经喝醉,逻辑不如以前那么完整,很容易就能让人抓到漏洞之处。
  
      任念念被他勒得差点儿喘不过气来,她使劲儿的挣扎了一下没能挣开,破口骂道:“你神经病是吧?”她是恼火的,酒气熏熏的接着说道:“要不是要不是为了底下的兄弟,鬼才愿意拍你马屁。”
  
      她说着咕哝了几句脏话,使劲儿的拍打着陆迟的手。
  
      她这也算是本性露了出来,陆迟丢开了她的衣领。
  
      任念念完全不防他会突然丢开她,跌倒在了沙发上,头撞在后边儿发出了砰的声响。她这下捂住了头呻吟了起来。
  
      她的呻吟并没有持续太久,不过一份来钟就渐渐的没了声息。陆迟因为她是晕了还是怎么了,待到把她提起来,才发现她是又睡着了。
  
      他意兴阑珊的丢开了她,拿出了一支烟坐到一旁抽了起来,一双眼眸深深沉沉的,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  
      陆迟这厮从来都不知道怜香惜玉为何物,任念念这一整夜一直都窝在沙发上睡着,身上连件衣服都没盖。她衣兜里的手机不知道响了多少次,最后悄无声息的关了机。
  
      任念念是被冻醒的,外边儿的天还没亮,蒙蒙的一片。她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,伸手去抓被子,却没能抓到被子,她睁开了眼睛来。
  
      身处的地儿是一陌生的地儿,她过了会儿才反应过来,伸手捂住胀痛的头,呻吟了一声后起身往门边儿走去。
  
      外边儿是有人的,见着她并不惊讶,平平淡淡的打了招呼:“任小姐。”
  
      任念念唔了一声,问道:“陆少还在休息吗?”
  
      “是。”外边儿的人回答。
  
      任念念又揉了揉头,说道:“劳烦转告他一声,我先走了。”她说着便往外边儿走。
  
      陆迟的人应了一声是,送了她出了门。
  
      这边儿也不知道是哪儿,任念念在门口辩了辩方向,这才揉着头往前走。清晨里雾气蒙蒙的,她瘦弱的身体像是随时都会融入雾气中。
  
      任念念知道昨晚司机必定已经急疯了,摸出了手机来,见已经关了机,她皱了皱眉头,重新将手机放入包中,上前去拦车去了。
  
      她很快坐上了出租车,而陆迟的宅子里,他穿着一黑色的睡袍站在二楼的窗口,手中夹了一支烟。
  
      门口有敲门声响了起来,他吐了口烟圈,走过去开了门。
  
      门外站着的是他的人,见着他就恭恭敬敬的说道:“陆少,人已经走了。没有人过来接,自己打车走的。”
  
      陆迟点点头,说道:“我知道了。”
  
      他的人并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让盯着任念念,但也没敢问,躬躬身之后下楼去了。
  
      陆迟站在门口抽完了一支烟,嘴角又重新浮现出了玩味来,他将烟蒂丢在一旁,穿着睡袍下楼去了。
  
      任念念在离家一段的地儿下了车,司机是等在她回家的必经路口的,见着她下车来,立即就匆匆的迎了上来,问道:“小姐你没事吧?昨晚我在外面没等到你,进去找你时才知道你已经被带走了。打你电话又一直没有人接。”
  
      他的脸上满是憔悴之色,一看就知道一整晚没睡。
  
      任念念摆摆手,说道:“我没事,就是喝醉了。”她往宅子那边看了一眼,说道:“你告诉了老爷子他们吗?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