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信小说

字:
关灯 护眼
微信小说 > 从前到现在,你把我当谁 > 第401章:番外48

第401章:番外48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
  
      进入梅雨季节后一连几天都在下着雨,整座城市都想浸入了水中一般,空气里带着一股子潮湿的味儿。
  
      因为码头那边的事儿,任念念这些天一直都是早出晚归的。她很神秘,就连齐青也不知道她在干什么。
  
      大抵是知道以自己现在的身体状况对帮内的事儿已无力,任天行没有再过问过帮内的事儿,将自己手底下值得信任的人都交给了任念念。
  
      任天行底下的人都是她的长辈,同谭护在时的打压不一样,任念念十分尊重他们。大抵是因为被谭护打压得太久的缘故,他们待任念念也十分的客气,并未刁难她。在这点儿,她得感谢谭护。如果不是有他在前,这些人哪里会服她的管教。
  
      任念念在外边儿一连呆了七八天,这天刚到酒吧里坐下没多久,陆迟就在手底下的人的簇拥下走了进来。
  
      他一过来打招呼的人此起彼伏,陆大少一向是用鼻子孔看人,连最基本的敷衍也没有,直接就往楼上去了。
  
      任念念看也未往那边看一眼,喝着刚点的果酒。大抵是见她一个人喝酒,没多时就来了两拨搭讪的人。都被她的面无表情给逼得讪讪的走了。
  
      她的一杯酒还没喝完,陆迟手底下的人就穿过人群朝着她走了过来。任念念的余光瞥见,不动声色的继续喝着酒。
  
      那人很快在她的面前停下,客客气气的说道:“任小姐,陆少有请。”
  
      他的语气虽是客气,但却并不容任念念拒绝。
  
      任念念没吭声儿,喝完了杯子里的酒才站了起来,随着她往楼上。
  
      陆迟在一单独的包间里,身边竟然莺莺燕燕的。见着任念念挑了挑眉,说道:“真难得,任大小姐竟然到这种地方来。”
  
      可不,以前的任念念是很少涉足这些地方的。
  
      任念念淡淡的笑笑,自己在沙发上坐了下来,说道:“门口没贴标识说只允许陆少一个人进来。”
  
      她的语气懒散带着漫不经心。不软不硬的将陆迟的话给顶了回去。她也不去看陆迟,说着就拿过了一旁的酒杯,自己倒了一杯酒开始喝了起来。
  
      以往她看见他,都像猫见着老鼠似的避之不及。陆迟玩味的勾了勾嘴角,摇晃着杯子中的红酒,说道:“任大小姐这是心情不好?”
  
      任念念没说话,只是喝起了酒来。陆迟又看了那酒一眼,往后靠在沙发上,手指在扶手上敲了几下,说道:“任大小姐的胆子倒是挺大的,难道不担心我在这酒里动手脚?”
  
      他突然冒出那么一句话来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。
  
      任念念没有说话,身体微微的僵了僵,随即无所谓的继续开始喝酒,漫不经心的说道:“陆少有那么无聊吗?”
  
      她说着哧了一声,显然是不将这种行径放在眼中。说话间她已经喝了一杯酒,这下接着拿过了酒又给自己倒了一杯。
  
      她要是跟一老鼠似的,陆迟是有捉弄她的心思的。但她现在坦坦荡荡的,他反倒是有所顾忌,颇有些玩味的看了任念念一眼,说道:“任小姐不会是打算喝醉在我这儿吧?我怎么觉得我有些亏了?我这酒可不便宜。”
  
      可不,任念念这纯属是牛饮。他说着自己拿过了酒瓶,倒上了一杯酒慢慢的开始喝了起来。
  
      任念念嗤笑了一声,看了他一眼,说道:“我记得是你自己将我请上来的。我既然是陆少的客人,陆少不会连一顿酒也舍不得请吧?”
  
      陆迟没说话,只是摇晃着手中的酒杯。隔了会儿才慢腾腾的说道:“看来任小姐受的打击挺大的。竟然想在我面前喝醉。”
  
      他是一副似笑非笑的样儿。
  
      “陆少也不会吃人。”任念念整个人是漫不经心的。
  
      她今天这样儿是反常的,陆迟饶有兴致的看着她,问道:“你这样儿是失恋了?”
  
      任念念看也没有看他一眼,说道:“陆少的闲事是不是管得有点儿宽了?”她说完不等陆迟说话,就先举起了酒杯来,说道:“承蒙陆少看得起,吃肉的同时还不忘给我们留一口汤,我先干为敬。”
  
      她指的是码头那边的事儿。说完端起了酒杯,直接一口就将杯中的酒喝完。
  
      这话应该挺让陆迟受用的,他摇晃起了酒杯来,说道:“任大小姐客气了。”
  
      包间里的气氛一时倒还算是和谐,这大概是任念念自己也想象不到的。
  
      她喝完了一杯酒,很快又倒了一杯酒举起了酒杯,说道:“我再敬陆少一杯,以后还请陆少多多提携,我父亲的基业,总不能毁在我的手里。我在这儿先谢谢陆少了。”
  
      她说着又一口喝尽了杯子中的酒。
  
      她再要去倒酒时陆迟先一步拿走了酒瓶。任念念的动作一僵,抬头看向了他。
  
      陆少的唇角带了些玩味,开口说道:“你是打算喝醉在我这儿?”稍稍的顿了顿,他接着说道:“任大小姐不会想要碰瓷吧?”
  
      他这人的疑心病还真不是一般的重。
  
      任念念缩回了手,淡淡的说道:“陆少想多了,我的胆子再怎么大,也不敢太岁头上动土。”
  
      大抵是怕码头那边的事儿出什么纰漏,陆迟嗤了一声,说道:“任小姐的胆子大着。”他说着叫来了人,吩咐道:“叫任小姐的人过来接她。”
  
      他这人该谨慎的时候十分谨慎,难怪这些年来他虽是非常狂,但却未出过什么事。
  
      “没想到陆少的胆子,倒是比我想象的要小。”任念念嗤笑了一声,也不再喝酒了,整个人懒懒的靠在了沙发上。
  
      她这话听起来像是在故意的激陆迟似的,但陆迟并不为所动,自己端起了杯子慢慢的喝起了酒来。
  
      接下来的时间里,两人谁都没有说话。陆迟的视线落在任念念的身上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倒是任念念闭上了眼睛,大概是酒意上来了。
  
      任念念的人过来得很快,见着陆迟是有些诚惶诚恐的,先是恭恭敬敬的和他打了招呼,这才去扶任念念。
  
      任念念压根就不卖账,自己站起来摇摇晃晃的就往外边儿走,连个谢字也没有。
  
      她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走廊里,包间的门被关上,陆迟握着酒杯一时没动,倒是他手底下的人纳闷的问道:“这女人今天是怎么了?怎么感觉很不对劲?”
  
      可不,以前任念念见着他永远都是一副戒备的样儿。
  
      陆迟的眼中一片冰冷,淡淡的说道:“那批货那边注意点儿,这时候,容不得他们反悔。盯紧点儿,不要弄出什么纰漏来。”
  
      他底下的人应了一句是,打开门快步的出去了。
  
      陆迟的手中端着酒杯,依旧慢腾腾的喝着酒。只是一张阴柔的脸上冷冰冰的没有任何表情。
  
      任念念很快被带到了楼下,待到司机拉开门她要上车时,才发现齐青竟然在后座上坐着。她的身影微微的僵了僵,没有说话,坐进了车里,让司机开了车,这才揉了揉发胀的眉心,开口问道:“今天不忙吗?你怎么来了?”
  
      她喝酒时虽是喝得豪爽,但这会儿头已是昏昏沉沉的。难过的伸手揉着眉心。
  
      齐青没有回答她的话,只是皱着眉头看着她,问道:“你在干什么?”
  
      她竟然主动的去接近了陆迟。
  
      任念念收回了手来,说道:“不用担心,我自己有分寸。”
  
      她的样子倒不像是说醉话。
  
      齐青被她气得笑了起来,一字一句的说道:“你要是有分寸,就不会去接近陆迟。他是什么人你再清楚不过,谁知道他会突然发什么疯?我说过,码头那边的事儿我会处理,不用你帮忙。”
  
      她要是在陆迟的手里吃了亏,这公道他们是讨不回来的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